一名援疆干部的983天

三年前,时任江苏镇江句容市副市长的王华申请援疆,成为江苏镇江市援疆指挥组副组长。他曾告诉4000多公里外家中的妻子:今年特别想家。但是就在离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时,外出开会的王华,在返回伊宁的途中遭遇车祸,生命永远停留在41岁。

o

再有一个星期,新疆可克达拉市高中新校区就要完工了,这涉及当地3000多名孩子的上学问题,王华生前最牵挂这个项目,出事前两天还到这看过。

但是王华没有等到周一,8月18号那天,他刚参加完援疆座谈会就启程返回伊宁,路上遭遇车祸,几小时后经抢救无效离世。

-
-

而此时,4000多公里外的江苏镇江,王华的妻子——和他从大学相识后一路走来的王翔,正数着他回家的日子。一走三年,王华第一次提出援疆时,妻子王翔并不太同意。

王华的妻子 王翔:我们其实不是特别想让他去。因为确实孩子比较小,然后离家太远了。

记者:那对这事你有跟他说吗?

王华的妻子 王翔:他报名的时候我们有提过,但是他自己比较坚持。我们就没有再去阻止。

-

王华的遗物中,有一本日记,为什么要申请援疆,他写下这样一段话:“到新疆工作是全家的选择,是人生的一种历练,是难得的经历,我也希望在这方面给儿子作出一些表率,男孩是要闯天下的。”

2013年12月,王华和38位援疆干部来到兵团四师,作为工作组的副组长,刚到他就跑遍了四师18个团场。

-

援疆,就要做点实事。王华和同事们在全面调研之后,拿出了他们的工作方案:三年里,改善当地的医疗环境;建设可克达拉高中新校区;还要促进团场的畜牧养 殖业、种植业、果蔬园艺业的发展。三年,900多天,王华没有一刻停歇,他要在援疆的三年里,把定下的项目挨个完成。

兵团四师党委组织部 常务副部长 程相申:他跟我讲,一点尾巴都不留,他说我一定把这个所有的活,我在援疆期间把它全部完成。因为他是一个领队,他是负责这个方面的。

为了这些项目,王华手里每年要过近两个亿的资金,但没有一分钱出问题。招商引资、项目招投标,也有人送红包、拉关系,都被王华拒之门外。

今年12月,王华的援疆任期就要结束。他所在的援疆工作组,三年来累计投入援疆资金5.73亿元,实施援疆项目55个,他和同事们多次被授予援疆工作先进师,兵团突出贡献奖。

=
p一首《草原之夜》陪伴了王华三年。离家在外,他也想家,想妻子,想刚上初中的儿子,想陪伴儿子一起成长。

王华的妻子 王翔:第一年,跟他通电话,基本上每次通电话都哭,所以哭得比较多,到第二年好不容易劝得我不哭了,然后他还讲说,他跟我讲说,哎呀,说你现在不哭了我还挺失落的。

王华在日记中写道:“由于我的不在,妻要承受巨大的压力,作为父亲我没有尽到责任,可是,遥远的陪伴是有些辛苦,但分离之后的重聚幸福更浓,更值得珍惜。”

三年过去,王华负责的项目都进入收尾阶段,他资助的新疆学生已经在长春开始大学生活,但离回家只有一百多天的王华却再也不能和家人团聚。8月22号,在伊宁市殡仪馆,妻子、同事、他在当地的朋友,用泪水送他最后一程。

人虽然走了,但是精神还在。虽然王华的事迹并不轰轰烈烈、惊天动地,但是他在实际工作当中,以实干、廉洁、奉献的精神,体现信仰信念的力量,诠释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本色。


女神朴槿惠的倒掉

中韩关系自2016年年初以来急剧恶化。此前饱受中国媒体宠爱的韩国总统朴槿惠,其形象也迅速从端庄贤淑的“朴姐姐”滑落为因为得罪中国而惴惴不安、日夜为糟糕的韩国经济状况担心的“绝望的女人”。


这局长好奇怪,平时不散步却爱酒后“暴走”

一提到领导奇葩怪癖,我脑子马上闪过的就是前一任分管副局长,虽说去年已调离,但每次想到他,我就会腿疼。


自然资源丰富,可能导致腐败?

一个地方自然资源丰富,采矿业发展,本是好事情。但最近一项研究表明,采矿业可能催生腐败。


借别人的悲剧,倒自己的苦水

在咱们这个社会,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从这个意义说,张锐的离世,是社会的损失。但让社会善待张锐的最好途径,只能是更多人努力变成更好的张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