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贝宁对话最高法:法院实行家事审判改革

原标题:《小撒探会》对话最高法杜万华:家事审判改革,法院专治感情危机

2016年1月26日,作为家事审判改革的试点,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的三个法庭内,分别审理了三对夫妻的离婚案件。

这三起离婚案件能够从侧面看出家事审判改革后的一些新亮点。第一起案件中,黄芳夫妇为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僵持不下。最后,法院把孩子判给了妈妈。因为在新设立的儿童观察室中,孩子显然对母亲更为亲近,对父亲如同陌生人。

第二起离婚诉讼较为特殊。按惯例,起诉一般会选择原被告户籍所在地或结婚登记地的法院,但两人却选择了在工作地珠海市起诉离婚。主要原因是结婚证在北京的家中,回北京协议离婚成本较高。诉讼过程中两人并没有太大的争议,开庭不到1个小时,法官就已调解结案,双方离婚。

第三对夫妇通过诉前调解室调解后,夫妻决定先回家冷静一下。调解室是家事审判改革后的又一特色。一天中,三起家事诉讼,法院共调解成功两例。就家事审判改革的试点工作,《小撒探会》采访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

撒贝宁采访杜万华撒贝宁采访杜万华

“审判模式急需改革”

撒贝宁:以往一说起审判改革,普通群众总是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事,但是这一次,家事审判改革特别接地气,那么最高院启动这样的家事审判改革的初衷是什么呢?

杜万华:应该这么来考虑,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婚姻关系是家庭的核心,如果婚姻关系不稳定,家庭关系就难以稳定,那么社会关系稳定的基础就没有了。

第二个因素,就是婚姻家庭案件在我们民事审判的案件中,所占的分量很重。以去年为例,我们有173万多起家事审判类的案件。其中,离婚类案件将近130万件,案件的数量很大。如果我们不秉持一个婚姻家庭的稳定,那么对社会的影响是很大的,所以说法院就应该要有一种社会的责任感。

但是,由于案多人少,再加上审限的原因,在案件审理的质量上难免就会有这样或那样比较粗糙的情况。我们自己就会反思,我们的审判模式对不对?我们觉得审判模式急需改革,原因在于我们没有把婚姻家庭案件同财产类的案件加以太多区分。在婚姻关系中,特别是在审理涉及到情感方面的时候,按我们原有的审判方式,会在法庭上造成二次伤害。本来这个婚姻关系也许还可以挽救,把两人的一些事情都在法庭上给捅露出去了,那么这个时候和好的可能性就降低了。所以,再做一些调解工作,有时候效果就不太好了。

再者,家事连接着社会各个领域,涉及到社会群体的方方面面,单靠法官来处理好家事也是不够的,所以我们希望动员社会各界力量,加入到家事纠纷的处理中。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确实需要改革。

“法院要成为治疗婚姻危机的医院”

撒贝宁:清官难断家务事。从古到今,家务事永远是最复杂、矛盾最多、最让人头疼的一类纠纷。那么这一次的家事审判改革,在体制机制创新方面,我们能做一些什么样的探索?能有一些什么样的创新和突破呢?

杜万华:首先,我们要引入多元纠纷解决机制,通过改革成立一个家事专业调解委员会。我们希望吸收一些懂社会心理学、社会学的专家学者,还有一些长期做群众工作的社会工作者,包括离退休的一些法官、律师、警官、检察官、人民教师等等,各类人员都可以进来,只要他们热心于这个事业。我们就希望通过他们,先进行调解。我们法院就应该成为治疗婚姻危机的“医院”,对他们的感情危机进行治疗。所以,各个科的大夫都得有,有些适合于治老人的,有些适合治小孩的,有些适合治年轻人的。

如果调解真的不行了,再进入审判环节。整个家事审判改革中间,我们要树立一个指导思想,就是要维护婚姻家庭的稳定,要依法保护未成年人、妇女和老年人的合法权益,我觉得这是很根本的。同时呢,我们在审判程序上要进行一些新的探索,不要用原来财产类案件的那种审判方式对簿法庭,产生非常严格的对抗制。

撒贝宁:就是别让大家撕破脸皮。

杜万华:对,撕破脸皮很麻烦。所以,包括法庭的一些布置,最好温馨一些,不要弄得剑拔弩张的那个模样。还有就是在审判过程中,我们就提出了要建立家事调查官制度。家事调查官可以深入到家庭、邻里去调查,最后向法庭报告。

“让孩子自己选择监护人”

撒贝宁:那么对于未成年人利益的保护方面有哪些创新呢?

杜万华:在处理婚姻家庭案件的时候,要保护未成年人。孩子到底归谁更合适,父母哪一个做监护人更合适。我们就要采用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要看孩子跟谁更亲近,谁更有社会责任感,对孩子更有爱心。于是,我们专门设立一个单面镜观察室来观察,分别让父亲、母亲与孩子在观察室里相处,观察员就通过单面镜观察,外面的人能看到里边,里边的人看不到外边。让孩子自己选择监护人。

在调解方面,已经引入一些社会工作者,包括社会心理学家。比如,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老师,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心理学教授,他们主动参与到家事审判的建设与相关研究中。一方面,心理学家通过心理学手段帮助法官判断事实真相,比如,专家们请孩子构建沙盘模型,了解孩子的心理;另一方面,有些社会心理学家通过跟打离婚官司的年轻人谈心,了解他们的社会心理活动。目前看,引入社会工作者、心理学者的效果是比较好的。

撒贝宁:我们有一张心愿卡,请您写下自己在2016年的法治期待。

杜万华:法治2016年,我期待,家和万事兴,家固天下稳。


政府报告哪些话最具含金量?

我一直呼吁,我们的媒体不要老盯着雷人的话语和提案,以及一些文化界的委员是不是眯着眼睛,而是应该承担起一个媒体对国家和社会该承担起的责任,多关注民生和与国家的前途紧密相关的话题。


领导讲话请跟老江湖学着点

亲爱的领导同志,如果你希望大家记得你的好处,最好能不时回想李丰平、哈维尔的话,在自评或评人时留有余地一点。当然,你要是不介意咱替你坏处想一想,那就让各方的马屁来得更响亮一些吧,再不时爆几句惊人之语。


雾霾税,让各种税情何以堪

如今雾霾笼罩大半个中国,不良企业污染在先,地方政府部门监督失职在后。老百姓无缘无故增加了空气净化的成本,付出身体健康的巨大代价。许健康委员,你是“健康”界标杆,等人民吸饱了雾霾又催交雾霾税,这样真的好吗?


为什么不能以共产主义洗脑?

为什么当下有那么多人宁愿被宗教洗脑,而不愿被共产主义洗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的人对宗教信仰笃信不疑,而对共产主义置疑甚至排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