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为先解决土地集中开发_新浪新闻

河北涿州历史上被称为“京南第一州”,因其紧靠京城,区位优势很强。 从2010年开始,涿州全市启动了城镇化改革。涿州的城镇化一下子从书面上,落到了行动上。

记者来到河北涿州,发现以规划为先,实现农民就地城镇化这一发展规划正一点点地变成现实。

□记者 陈善君 文/摄

6个村1600余户村民

集中建造社区安置

5月15日,天气晴热。河北涿州市义和庄乡里渠村的“六和新村”小区工地也是一片热火朝天,正在紧张地施工。

走近工地,所有的房子主体结构已经完工,正在进行外墙装修以及小区绿化等基础设施施工。

这里的小区楼房都是5-6层,琉璃瓦瓷砖墙,楼顶上都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一层是车库,从墙上架设的管道可以看出,这里暖气、自来水、天然气等都一应俱全。

临街的一楼都被设计成了挑高的商铺,而大门进去的中心区域被设计成了一个休闲广场。

杜先生在小区对面开了一家建材店,他也是这小区的安置户。政府给他们每人30平米的免费分房安置,超出面积部分以成本低价购买,“小区建得很好,设施齐全什么都有,现在只希望能快点住进去。”

记者了解到,该农民社区是2010年涿州市政府根据全市统筹规划,将义和庄乡里渠、大兴庄、邓渠、四树、古城、刘家园6个分散的村庄进行集中建房安置。总共将安置1600余户,4000多村民。

农民土地被集中规划

发展生态农业产业

涿州市地理位置优越,与北京房山区、大兴区毗邻;交通上京广铁路、京港澳高速公路、107国道、京白路纵贯全境。然而多年来,涿州的城镇化水平比较低。记者在涿州看到,这里的农村绝大多数还是散户居住,房屋低矮破败。

国家以及河北省一直重视涿州市的城市化发展,该市许多乡镇早就是城镇化发展的示范。早在1998年码头镇就被保定市确定为“小城镇建设试点”,2000年松林店镇又被国家体改委确定为“全国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镇”等。

然而十年过去,城镇化发展步子缓慢,目前当地大部分农村离城镇化还比较远,全市2/3为农民,他们生活水平普遍不高。

2010年,在京津翼一体化发展背景下,河北省要求涿州加快城镇化步伐。时任涿州市委书记王舟狠下决心,依托北京这个巨大的市场,走发展生态农业产业,实现农民就地城镇化之路。并以规划为先,聘请了全国一流规划设计单位,很快对全市作出了一系列规划。

农民既拿租金又能就业,收入大为提高

如何实现规划?政府从整合农村庞大的土地资源和大量的剩余劳动力入手。

涿州历来是农业大市,其土地平整,土质肥沃适宜种植。但是由于土地分散在农户手中,用地粗放低效,农民也赚不到钱。

为此政府制定土地流转方案,将农民手中的土地以长期租赁的方式集中,按规划进行招商引资,吸引有实力的企业投资农业。

在高官庄蔬菜园区,密密麻麻地排列着高标准大棚,整齐列队的果树更是郁郁葱葱。这个蔬菜园区占地面积达1250亩,年产量达8000吨,85%的产品销往北京市场。

蔬菜园区的宋经理说:“这里除了8名技术专家是从全国蔬菜基地山东寿光聘请过来外,300来个产业工人都是本地四五十岁的农民。而这些上了年纪的农民以前就业很难。”

工人商大妈告诉记者:“在园里干活,每个月收入2000元左右,而土地租给蔬菜园每亩每年还能拿到1200元的租金。”

目前,涿州已建成100个千亩以上的标准化蔬菜生产园,建设规模1.45万亩。解决了3500多位农民就业。

义和庄乡党委副书记张楠告诉记者:“农业产业园投入比较大,技术要求高,这是一般的农民做不到的。因此需要引入有实力的企业来投资,现在像做房地产这样的大企业投资农业在涿州很多。”

农民收入增加,农村面貌逐步改变

产业的发展,让农民收入增加,从而推进了农村城镇化进程。农村的面貌也发生着改变。

在豆庄乡西河各庄村,记者一下车就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公园,叫西河各庄公园。

公园里绿树成荫,小路蜿蜒,再往里走则建造了一座长数百米的小长城,还有城门和亭台,环境十分优美。

该村农民土地目前都已经流转租赁给企业,主要是长白山森工鸿美集团投资的苗木基地和华北电网集团投资的无公害蔬菜基地。

“农民像城里人一样上下班了,生活方式改变了,我们就想着如何让生活环境更好。于是就想将整个村开发成一个旅游景点!”村书记娄宝田说,“因为我们村就在高速出口,且是北京到白洋淀旅游线必经之路。”因此他们引进了企业投资这个公园,还有一个占地400亩的,集旅游餐饮、商务度假为一体的督亢秋城公园在建造之中,里面小桥流水,还有中式、欧式建筑群已初具雏形。

根据村里规划,目前农民自建新房,将依河而建,设计为别墅式,一个“风情小镇”的新型农村呼之欲出。

有了科学规划,还要苦练城镇化管理内功

涿州市走的新型城镇化发展之路,目前已初见成效,但是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发展中暴露的一些问题。

作为当地城镇化发展样板的六和新村,工程启动是2010年,本来计划在2012年交付使用,但是直到现在仍在建造之中。

记者走访了当地很多村民,他们告诉记者,当初和他们签订拆迁协议说2012年就可以入住,结果一拖就是两年。

为什么工程进程这么慢?

“很多工人因为拿不到工钱,而罢工讨薪,工程就停了下来。”村民老朱告诉记者,“政府应该有企业交给的工资保证金,以防止拖欠工人工资问题。但结果没有这方面防范,而工程拖延两年,无疑给住在过渡房里的农民增加了负担和怨言。”

另外记者在义和庄乡采访中发现,周边黑车泛滥,且没有正规出租车解决百姓出行问题。甚至公交车也只有一路,且只能到市区,与其他乡镇没有连成公共交通网。

因此,如果城镇化管理跟不上,就算农民住上了现代化社区也难以实现城镇化,因此涿州市政府城镇化之路仍然漫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