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内人员出境“圣战”通道披露:南阳为节点

过去一段时间,针对西南边境地区组织偷渡活动呈增多之势,境外势力利用宗教极端思想煽动境内人员出境参加“圣战”。根据这个情况,笔者对昆明、广州两地进行调研,就目前境内人员出境通道路线做了初步整理。

笔者发现,由于新疆境内反恐措施的加强,以及中亚相关国家与我国的合作,基本切断了境内人员从新疆直接出境的可能。境内人员随即改变了出境策略,选择了迂回出境的线路。其通道设计先借助正常的新疆人口流动与迁徙路线(京沪粤)作为掩护,随主流线路从新疆——兰州——西安——抵达河南南阳,再以南阳为分化点,从黑龙江、广西或云南出境。

在前往出境地的路上,出境者的心理会随时间和空间的改变而发生变化,除少数“为了参加圣战”意志坚决的极端分子外,大多数出境者主观意愿并不十分坚定。在“极端化”的过程中,出境者首先有一个“极端思想”的节点,一般在原籍激发,使其萌发出境意愿,此时意图出境者还需要不断充实并确定此“激发点”,最终才会相信并实践极端化思想。

实际上,除少数实施暴恐行为的恐怖分子外,很多有极端化苗头的出境者,在出境前并未形成坚定而明晰的“为了圣战而出境”的极端思想。大部分想出境的人士,要么受“外部势力”或者“周边朋友”蛊惑,要么受“完全极端化”家人出境意愿的影响而胁从。大多情况下,境外极端组织是等这些人出境后,再对其洗脑,培训,指派任务,从而对他们实现“完全极端化”的规训过程。

也就是说,我们有一个对境内人员进行“去极端化”干预的最佳时期。他们的出境意愿一般在西安-南阳段最易发生动摇,犹豫徘徊不前,也有可能就此打消出境念头。但一旦他们在此时得到老乡或朋友的补给,顺利接近广州、广西、云南等“出境地”时,其出境意愿会随之得到极大的巩固和加强;随着边境的临近,其出境预期得以放大,激化了出境意愿,情绪高涨。在此阶段,轻微的外部因素或环境改变都有可能激化其极端暴行或非理性行为的突然爆发。因此,结合不同的空间地域,采取不同的服务、干预防范或者预防打击措施,将增加治理的有效性和针对性。

针对境内人员出境的心理变化情况,笔者认为,应该根据不同的地区类型给予区别化的干预安置措施,既保障流动人口正常的生活与工作,同时也防止有人假借迁徙流动之名,意在出境参加恐怖组织,干扰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

应该抓牢南阳等地“去极端化最佳时期”,对当地的流动人口作心理干预,为他们提供完善的服务,向他们介绍当地以及发达地区的创业机会,引导他们将这些地方作为“目的地”。同时,在国外的成功例子中我们发现,有些政府将“去极端化”的任务,交由已经去极端化的人员,因为他们更能理解这些人的个人诉求、思想轨迹,并能以亲身经历影响尚未完成“极端化”的人。▲(作者是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地缘政治与反恐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编辑:SN064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难忘靖国神社前那对中国石狮

一对中国石狮啊,你们经历了风雨,你们受了委屈,你们蹲踞太久,你们心已破碎。你们早该回归故土,重护佛门,受有德之人呵护。


肯得基起诉10个微信号的警示

因不堪长期网络谣言困扰,肯德基日前一纸诉状将10个涉嫌造谣的微信帐号告上法庭,除了要求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赔礼道歉外,还向三被告企业要求总共达35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关于肯德基使用6个翅膀8条腿怪鸡的谣言已经流传已久。


船长轮机长咋跑出来的?

“东方之星”刚刚翻沉不久,就有8人获救,而在这第一批获救的8人中,就有船长和轮机长。这一船旅客和船员共计458人,首先逃生出来的不是乘客,也不是其他船员,而是轮船上的两位最高领导,他们咋就那么幸运?


媒体札记:监利翻船

“最近太多的突发新闻,遭遇不幸的都是老年人…河南养老院大火、陕西客车坠崖、长江游轮沉沒…这个社会在变老,我等也终将老去,如何未雨绸缪,届时能够安享晚年老有所依,不会变成这类新闻的主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