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官员索贿手法:有人借母亲买药索15万美元

今天,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题为《三天“报”一次,索贿数百万》的文章。文章称在任周口市政法委书记7年间,朱家臣大发“发票财”——他虚开发票、购买假发票,并将其“派发”给基层单位和个人“报销”,平均3天就“报销”1次,累计“搜刮”400多万元。

朱家臣原任河南省周口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2013年12月被查,2015年4月,因贪污受贿获刑18年。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发现,在落马贪官中,如上述朱家臣者不在少数,虽然他们索贿的理由五花八门各不相同,但他们最终殊途同归,都被绳之以法。

“孝敬母亲”

以母亲患癌需买药为由索要16万美元

2015年5月,广东惠东县原县委常委、统战部长黄祝南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其兄黄祝明被判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判决之前,辩护人在庭上大打“孝子牌”,庭审时一度引发是索贿还是借款之争。

2011年7月,黄祝男在任副县长期间以母亲患癌需买进口药为由,通过哥哥黄祝明向惠东常兴公司索贿16万美元。2013年6、7月间,总公司老板因害怕案发索回贿款,由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某生安排保管。

法院调查后认为,两人从收款到其母病逝的几个月内无实质的买药行为;从收款到在行贿人主张下退款两年内,无买药必要性又没主动退还,不符合民间借贷常理,因此受贿罪成立。

酷爱玉石

副省长“明示”加“暗示” 商人投其所好

2015年02月,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有期徒刑17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万元。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查阅中央纪委通报显示,倪发科2008年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后,分管国土资源工作,未经组织审批同意担任了省珠宝协会名誉会长,接触上了玉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据媒体报道,对于玉石的经济价值,倪发科心知肚明。在他的“明示”与“暗示”下,多名老板四处“淘宝”,以投其所好。最后查实他收受了1200万元的玉石。

为儿女“置业”

副市长以女儿结婚为名索要婚房

2014年12月,深圳市原副市长梁道行被查明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300余万元,为他们在职务提拔、协调拆迁户闹访等方面提供帮助,在退休3年后被“双规”,获刑10年并没收财产100万。

2007年5月的一天早上,梁道行联系深圳市某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某,称其小女儿要结婚需要婚房。梁道行曾在2000年的时候帮助该公司董事长张某某协调拆迁户闹访事宜,因此张某某将刚收回的一套房子以60万元的价格卖给他。后来又因他女儿办房产证需要全额发票,张某某自提42万多元,由公司财务开具102万多元的发票,并以装修的名义贿送梁道行60万元港币。

执着当选院士

以参评中科院院士为借口索要2300万

2014年10月,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共获赃款折合人民币4755万余元,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张曙光在庭审中曾供述以参评中科院院士需要用钱为借口,收受他人给予的钱款共计人民币2300万元。经查,张曙光以参评中科院院士为由实际收受人民币共计1600万元,其余受贿款不是以参评院士为由收受。

据媒体报道,张曙光曾于2007年、2009年两度参评中科院院士,均未如愿。

情妇逼迫

被情妇勒索,含泪向下属索贿

2010年4月,据媒体报道,广东增城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邱伙胜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经查,1999年至2002年间,邱伙胜利用职务便利向下属和朋友索要贿赂共计105万,而其中的98万给了情妇韩某。

邱伙胜表示,他受贿全因被情妇勒索,不得不“含泪”索贿。

数名行贿人都提到,邱伙胜在要钱时泪流满面,说如果没有钱就会“家破人亡”。

爱妻心切

索要百万财物用于歌手妻子出CD

2008年11月,原深圳宝安区工商分局龙华工商所所长黄启周以受贿罪被处以有期徒刑6年,退赃的100万元上缴国库。经查,黄启周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达101万余元。而赃款花销的主要内容,就是其做歌手的妻子出CD。

据“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查证,行贿人的证言显示:黄启周确实常打着给“老婆出CD”的幌子来找他们要钱,但行贿者都称没指望真能做什么“赞助广告”–他们是“考虑到黄是工商所长,以后很多事情还要有求于他”才送钱的。

新京报实习生 刘韶馨 李晓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追问天津大爆炸真相正当其时

没有追问就没有反思,没有反思就没有改进,然而,无论政府还是官员,出于利益的考虑,都会倾向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希望“坏事不出门,好事传千里”。如果不趁着舆论聚焦的时候“穷追猛打”,而是搞什么“穷寇莫追”,会错失质疑揭露的绝好机会,错失反思的最好时机。


中国消防员应该职业化吗?

消防队员是和平时期少有的经常“上战场”的战士,他们冲锋在前,为保卫国家人民财产生命安全而牺牲。他们的牺牲绝不是可以被用来批判牺牲的工具。曾有网友揶揄:职业化确实可以减少伤亡,因为职业化以后一着火,合同制消防队员往往不冲上去,就不会有伤亡了。


破解扶老人困局应当疑撞从无

坚持“疑撞从无”以及“谁主张、谁举证”原则,的确可能让一些被撞者无法讨回公道,吃了哑巴亏,这是其弊;但它可以保证不冤枉一个好人,避免扶人者被反咬一口,不给故意讹人者以可乘之机,这是其利。总体而言利大于弊,我们只能作出“次优”选择。


当劝退“小三”成为一门生意

在一般情况下,当出现“小三”时,配偶也不尽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她们本人和亲友多会成为“小三”的劝退者。从理论上说,职业劝退师可能比一般人更具劝退技巧。但感情这种东西具有高强的坚韧性,有时一进入角色,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